85后街舞精灵为新人寻找舞台:能舞着就是一种幸福

蓝绿色短直发,灵动的大眼睛,瘦削的瓜子脸,小巧的身躯在跃动的韵律中舞动,彭舒婧用身体表达着音乐的情绪。

蓝绿色短直发,灵动的大眼睛,瘦削的瓜子脸,小巧的身躯在跃动的韵律中舞动,彭舒婧用身体表达着音乐的情绪。周五夜晚,冷风吹过江面,跨江桥闪烁着斑斓色彩,在海珠广场一栋高楼上,强劲的音乐从玻璃墙内泄出,舞者们挥洒着热汗。领舞的彭舒婧擦了把汗。白天,舞者们各有工作,只有晚上和周末才能聚集在此,舞动躯体表达自我。2017-12-12 08:49来源:南方都市报

梦想家

彭舒婧,85后女生,广东清远人,白天从事广告策划,晚上是街舞工作室舞蹈总监。想将自己的广告从业经验用于发展街舞事业,帮助其他舞者走向更广阔的舞台。

奋斗史

●初中加入学校民族舞蹈队,高中第一次接触到街舞便被吸引。

●经过自学,在大学时期组建街舞社团。

●毕业后,正职做广告策划,业余依然爱好街舞,加入本地街舞舞团。

●2012年参加kod街舞齐舞比赛获第五名。

●目前身兼广告策划员及舞蹈总监。

蓝绿色短直发,灵动的大眼睛,瘦削的瓜子脸,小巧的身躯在跃动的韵律中舞动,彭舒婧用身体表达着音乐的情绪。周五夜晚,冷风吹过江面,跨江桥闪烁着斑斓色彩,在海珠广场一栋高楼上,强劲的音乐从玻璃墙内泄出,舞者们挥洒着热汗。领舞的彭舒婧擦了把汗。白天,舞者们各有工作,只有晚上和周末才能聚集在此,舞动躯体表达自我。

热爱跳舞,却成不了主角

小学时的彭舒婧喜欢画画,曾在绘画比赛中得过奖,老师赞她有美术天赋。然而,自从看了同学在舞台上的演出,“贪靓”的她开始向往聚光灯。

课余时间有限,上了初中,彭舒婧放弃了绘画,选择加入学校民族舞团。第一次选拔,因为身材瘦小,她第一轮就被淘汰。

“机缘巧合,有个比赛,舞蹈队需要人,我被招了进去”,彭舒婧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机会。一下课就跑到舞蹈室练习,身体的柔韧性、协调性都在那一两年间得到很大提高。

民族舞有领舞,有伴舞,彭舒婧从没想过当主角。舞蹈队里,肤白貌美、身材姣好的女同学不少,竞争激烈。“当时能一起跳舞就觉得很开心了”,偶然的机会,老师发现,这个经常在角落练舞的小女生,舞跳得还不错,就让彭舒婧在一次公开演出中当了主角。

聚光灯终于投射在她身上,她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随着音乐跳动起来,她想把美好的形象定格在老师和观众眼中。

然而当主角的机会只有这么一次,每到比赛或大型演出,老师们的首选还是“美女”。彭舒婧有些失落,“现在想想,那时的自己不会打扮,皮肤又黑,在舞蹈队里其实挺自卑的”。

但彭舒婧没有放弃,即使是伴舞,有舞可跳就好。

一直到高中,她仍然是民族舞队里的伴舞,主角的位置依然离她很远。

蓝绿色短直发,灵动的大眼睛,瘦削的瓜子脸,小巧的身躯在跃动的韵律中舞动,彭舒婧用身体表达着音乐的情绪。周五夜晚,冷风吹过江面,跨江桥闪烁着斑斓色彩,在海珠广场一栋高楼上,强劲的音乐从玻璃墙内泄出,舞者们挥洒着热汗。领舞的彭舒婧擦了把汗。白天,舞者们各有工作,只有晚上和周末才能聚集在此,舞动躯体表达自我。2017-12-12 08:49来源:南方都市报

初识街舞,原来可以这样跳

高中时,一天,校园里响起迈克尔·杰克逊的歌声,男生们很多很迷他,但彭舒婧兴趣不大。然而强劲的节奏感,还是吸引了她。教学楼旁,一群学长正在练习迈克尔·杰克逊的舞蹈。

相比传统舞蹈,那是更自由更有活力的舞蹈。压着拍子的动作,一顿一挫,充满力量感。“原来跳舞可以这么有型”,彭舒婧脑海中的舞台好像有了新的面目,不再是条条框框。

这是彭舒婧第一次看别人跳街舞。

“民族舞的每一个动作,都要做到位,手要摆到固定位置,腿要抬到那个定点”,当时,彭舒婧看到的街舞,是自由又自信的,“街舞不管你身高外貌如何,但你跳完一定会变美变自信,它追求的是个性,即使有一定框架,但你可以任意创作”。

她笑说,当时觉得跳街舞的学长们都很帅,于是厚着脸皮混进去跟他们学跳街舞。那时学街舞大多只能靠模仿,一步步自己摸索。“到处找翻版dv d来看”,她说。

高中毕业后,家人并不同意彭舒婧继续往舞蹈方向发展,一来觉得这行没保障,二来在他们眼中,彭舒婧并不具备跳民族舞的上佳条件。彭舒婧考上了一所大专的旅游专业。

上了大学,彭舒婧第一时间就去找跳舞的地方。当时学校没有舞蹈室,她找到在仲恺农学院读书的朋友,得知那里有民族舞舞蹈队,便迫不及待地加入仲恺的舞蹈队。

后来,她发现一群跳街舞的年轻人。想要加入,却发现完全跟不上别人的节奏。不服输的她,心里憋了口气,“我一定要跳得比他们好”。

蓝绿色短直发,灵动的大眼睛,瘦削的瓜子脸,小巧的身躯在跃动的韵律中舞动,彭舒婧用身体表达着音乐的情绪。周五夜晚,冷风吹过江面,跨江桥闪烁着斑斓色彩,在海珠广场一栋高楼上,强劲的音乐从玻璃墙内泄出,舞者们挥洒着热汗。领舞的彭舒婧擦了把汗。白天,舞者们各有工作,只有晚上和周末才能聚集在此,舞动躯体表达自我。2017-12-12 08:49来源:南方都市报

习惯走路,省钱报班练舞技

彭舒婧读书时,她最喜欢的舞者是韩国的李孝利,很长一段时间,“只能走去朋友宿舍借电脑看舞蹈视频”。不断模仿、学习、模仿,在她看来是最廉价的学习方式。

需要练舞场地,就去仲恺农学院舞蹈室。那里与学校只有两站路,为了省钱,她走路来回。存下钱,为的是去报一个比较正规的街舞班。即使二三十块钱一堂课,对于家境并不优越的她而言,也是一笔大开销。

彭舒婧在大二时成功在学校设立了第一个街舞社团,并申请到了费用。一位喜欢跳舞的老师,帮她申请到了一个旧储物室做舞蹈室。不到20平米的储物室,但她还是很满足,打扫干净,用500多元钱买来两块大玻璃镜。她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舞蹈室。

社团成员加上她共10人,她把自己从街舞班学来的教给其他同学,再看视频,不断自创动作。那个学期末,她带着街舞队参加有名的校园cx街舞比赛,夺得第二名。

之后彭舒婧开始跟朋友参加一些商演,第一场表演,她跳了3支舞,报酬80元钱。渐渐地,她的生活费能通过演出自给自足。

但她依然习惯能走路时尽量走路,交通费能省就省。

蓝绿色短直发,灵动的大眼睛,瘦削的瓜子脸,小巧的身躯在跃动的韵律中舞动,彭舒婧用身体表达着音乐的情绪。周五夜晚,冷风吹过江面,跨江桥闪烁着斑斓色彩,在海珠广场一栋高楼上,强劲的音乐从玻璃墙内泄出,舞者们挥洒着热汗。领舞的彭舒婧擦了把汗。白天,舞者们各有工作,只有晚上和周末才能聚集在此,舞动躯体表达自我。2017-12-12 08:49来源:南方都市报

念念不忘,能舞着就是幸福

大学毕业后,彭舒婧差点放弃跳舞。

大学时她报考本地一个出名的舞团被淘汰,这意味着毕业后离开学校的她更难找到练舞的地方。当时专职跳舞的除了舞蹈室老师,大多舞者都要做夜场表演,“不喜欢暴露的衣服”,家人也认为跳舞赚不了温饱,于是她放弃做专业的舞蹈演员,到一家电信公司做营销代表。

然而那份工作并未让她满足,工作压力大,不能定期地回学校舞蹈室,心里总是空落落的。

一年半后,彭舒婧辞职,加入了自己更感兴趣的广告传媒公司,同时考入另一个舞蹈团队。从预备队员开始,交钱训练,可以免费使用舞蹈室练舞。最后,她成了团队里的核心。

每天下午6点放工后就赶往舞蹈室练舞,遇到有比赛,更要加班加点练舞。舞蹈几乎占据了她所有的业余时间。而广告策划的工作同样繁忙。记得有一回练完舞,晚上10点多,下着大雨,本来身体就不舒服的彭舒婧,走出舞蹈室大门,急忙赶夜班公交回公司加班,因为有份广告策划ppt等着她。

那段时间,彭舒婧说现在想来是辛苦,在当时却是幸福。

那时,有个梦想支撑着她,那是所有街舞舞者都神往的舞台———kod (keep on dancing)街舞比赛每年在北京举行,全国街舞大咖云集。自从接触街舞后,彭舒婧把所有kod视频全看完,梦想着一定要去北京参加kod。

2012年年初,彭舒婧所在的舞蹈团报名kod,但“当时差点想放弃,每个人都有正职,根本没那么多时间训练”,kod报名费每人100元,要放弃也损失不大,但她不想放弃。

后来,6个女生开始苦练,每晚练习结束时间从晚上11点半推迟到凌晨4点,足足通宵了一个月后赴京比赛。

志在参与的她们听到广播里念的名次,第五名,彭舒婧和团员激动地抱在一起。

蓝绿色短直发,灵动的大眼睛,瘦削的瓜子脸,小巧的身躯在跃动的韵律中舞动,彭舒婧用身体表达着音乐的情绪。周五夜晚,冷风吹过江面,跨江桥闪烁着斑斓色彩,在海珠广场一栋高楼上,强劲的音乐从玻璃墙内泄出,舞者们挥洒着热汗。领舞的彭舒婧擦了把汗。白天,舞者们各有工作,只有晚上和周末才能聚集在此,舞动躯体表达自我。2017-12-12 08:49来源:南方都市报

挖掘新人,为街舞者寻找舞台

五年过去,彭舒婧依然从事广告行业,依然跳街舞,也成了夜晚上课的街舞老师,组建了自己的街舞团队,去过自己最膜拜的日韩舞蹈工作室打卡,当年崇拜的街舞偶像如今成了合作伙伴。

彭舒婧开始将自己在广告公司学到的推广经验运用到街舞上,组织各种街舞活动和比赛,挖掘有潜力的新人。

“那天有个获奖者,奖品是保送去日本的工作室学习。而他之前一直苦于没钱没时间,现在我们帮他实现了梦想”。从此,彭舒婧决心要帮助更多苦于没有舞台的街舞者。

“你还在跳街舞啊?”不少老朋友如今会这么对彭舒婧说。当时一起跳街舞的人,很多都已放弃,只有小部分还在坚持。彭舒婧说,“只要自己喜欢,继续做下去并不需要特意的坚持”。

出品:南都采编指挥中心

统筹:南都人物新闻工作室

策划:李陵玻 叶孜文

采写:南都记者叶孜文

摄影:南都记者黎湛均